《星火燎原》:精心打造传世经典

  发布日期:  2019-11-08 16:22:53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凸显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辉历史,传承党和人民军队的红色基因,作为一系列回顾人民军队23年战争历史的书籍,肩负着讲述中国革命美好故事的使命。

1956年7月,为了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30周年,中央军委决定推出《中国人民解放军30年征文集》,出版一本反映我军30年革命斗争历史的回忆录。贺龙元帅担任该书筹备委员会主任,并在原总政治部设立了一个部门领导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30年编辑部”(以下简称“30年编辑部”)。前总政治部立即向军队几乎所有主要单位发出了书面通知。很快,军队成立了近300个编辑论文收集小组。1000多人参加了为期30年的社论征稿工作。几乎所有的军队作家、诗人和艺术家都参加了这项工作。此时,30年的征文编辑部已成为我军政治工作体系中的一个特殊的指挥部门,负责收集党史和军史的史料。它不仅负责组织和协调军队的征文工作,还负责编辑和处理军队的征文工作。它还负责撰写元帅、将军、将军、中将等领导同志的回忆录。

“征文广告”的出版很快就形成了写革命回忆录的高潮。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各级领导干部,包括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从法警、将军到基层领导人,成千上万的人参加了写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共提交了3万多篇文章,经过各级稿件收集团队的层层筛选,30年来共向编辑部发送了1.1万多篇回忆录文章。到1966年,已经收集了80,000多篇文章,40,000篇文章被送到编辑部。

1957年,编辑开始了。1958年9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第一本名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书。经过几年的努力工作,直到1966年,除了第5集和第8集的文章还没有定稿,第1集的修订版还没有出版,其他七本书相继与读者见面。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军委决定继续编辑修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经过五年的工作,到1982年6月10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所有书籍都已经出版了。这本书有632篇文章,373万字,已印刷700多万册。

在30年的编辑部,反映重要人物和事件的文章由总政治部前主任和副主任批准。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高级将领以上的军队领导人或者反映高级将领以上军队领导人的文章,必须报元帅或者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亲自审批。

从1956年到1982年,花了26年的时间,10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全部出版。这主要是由该系列的特殊组织、严格的审查和严格的编辑程序决定的。也正因为如此,十集系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实现了历史事实无错、评价分析无偏差、交叉人物关系无矛盾的相对完美。

在那个没有电视、电影很少的时代,徐向倩的《奔向海陆丰》、丁一的《老山境界》、杨德志的《渡大渡河》、杨成武的《飞越泸定桥》和吴先恩的《悬空山》等文章相继在报纸上发表。那天的报纸卖完了,买不到报纸的读者强烈要求增加印刷量。那一天,报纸不得不印刷大量带有革命回忆录的报纸。在一些报纸前面和他们的销售点,买报纸的普通人排着小板凳,队伍绵延数英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当地警察局会主动维持秩序。那时,编辑部已经30年没有版权了。编辑部图书出版联络单位中国青年出版社以《红旗飘扬》为题,提前出版了部分手稿。“红旗飘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这种情况客观上促进了当时国家军事文学的繁荣。

与此同时,《红色女兵》、《党费》、《布谷鸟山(潘虎)》等回忆录在编辑部编辑出版前,被许多单位改编成电影或剧本。这种情况的处理也得益于肖华和刘志坚的领导,他们当时负责写作30年。他们预见到,如果这些好题材得到深入处理,将会促进中国文学艺术的繁荣。因此,他们指示,文章中的好题材应该广泛地推广到小说、电影和戏剧的舞台上。直到今天,这些作品的影响仍然很大。这本巨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记载的那些老革命者的生死之旅和红色故事,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辉历史。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我军历史上最大、最权威、最有影响力的革命战争回忆录系列。我记得我第一次打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读的文章是杜炳如写的“除夕课”。文章口头叙述了邓小平同志在除夕召开的一次会议,会议是在刘邓野战军主力挺进大别山后召开的。写作风格简洁细腻,真正代表了战争年代珍贵的历史片断。在开会的房间里,李先念用力吹着火炭和邓小平拿着书煽风点火的场景出现在我们面前,这特别有趣。后来,我读了《雪祁连山》和《海陆丰红旗》等文章,仿佛跟随作者的记忆,我重温了激情和热血的多事之年。革命前辈们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深深地感染了我,我不知道我有多么渴望扎根军营,实现青年的价值。-夏蔡东

高频彩app下载 北京11选5 上海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